樂評

綜合評論

陳其鋼,中國當代音樂之帝

Thierry HILLERITEAU, 法國《費加羅報》(Le Figaro),2018年2月4日

如戲人生

#陳、索契耶夫與圖盧茲交響樂團:樂觀主義征服了愛樂音樂廳#
......
當晚的另一個明星當然是中國作曲家陳其鋼。他的《如戲人生》作為開場曲,首次在巴黎上演。作為梅西安的學生,陳很好地繼承了梅西安的音樂語言要素,他在這部靈感來源于無常生命的新作品中做了令人振奮的實驗。在平靜交融的漸變和弦交替中,樂曲引子從極美的沉思性織體氛圍中展開,但并不令人覺得特別。隨后,陳出人意料地轉向了簡約主義音樂,五個音符的動機在樂隊中以不同組合的方式迸發出來。一開始,不斷重復的動機猶如《查理在哪》的步態,音符在不同的譜臺以俏皮的方式跳躍。作品在接下來的演變中獲得了所有的輝煌:以新波萊羅的方式,陳用越來越瘋狂的節奏層描繪出樂隊音響的巨幅漸強。作曲家因此證明可以在展示智慧和創造力的同時寫出一部易于被聽眾接受的作品(這將是一場勝利):巧妙的對位,對音色的把控,形式層面的杰出組織,是這部沒有停頓的作品的亮點,也使得這部作品擁有了在未來幾年成為熱門曲目的所有元素。
《如戲人生》以一個忽如其來的安靜回歸作了結尾,仿佛人生旅途最終的律動。通過德彪西式的著色,最后的音符溫柔地回望過往,柔和地在愛樂音樂廳中散發著光芒。在巨大的舞臺上,陳低調地向觀眾致謝,他得到了極為公正的歡呼喝彩。這位樂觀主義者的成功,于接下來對肖斯塔科維奇的演繹是一個完美的開場。

Tristan Labouret, www.bachtrack.com, 2018年11月6日

江城子

蘇軾(1037-1101)的一篇詩文契合了陳痛失親人的個人經歷。 ……所創造的氣氛充滿神秘和敬畏。(作品)最引人注目的質感是使用京劇風格演唱的獨唱家。女高音孟萌的演唱如泣如訴,細膩與瘋狂的千折百轉令人難以忘懷。雙合唱團各自的低聲回應給音樂增加了超越塵世的靈光。

Rian Evans, 《衛報》(The Guardian), 2018年5月14日

走西口

開啟音樂會的是陳其鋼創作的《走西口》。這首曲子可以加入任何弦樂團的曲目中,比如與Tippett的雙重協奏曲或布里頓《橋變奏曲》搭配。 然而,它的生動的對比和極其精致的質地遠遠超出了這些作品,壓倒一切的音調無處不在,進入了一個利蓋蒂和魯托夫拉夫斯基留下印記的領域。 陳出生在上海,在巴黎向梅西安學習。 他的音樂結合了東方的內心感受(從中國民歌中擷取它的抒情時刻)和幾乎充滿侵略性的活力 – 也許更接近拉威爾,具有拉威爾般的清晰和可以聽得出來的精致的配器。

Stephen Walsh, www.theartsdesk.com, 2018月5月12日

失樂園

他的《失樂園》(2004)有些類似于帶有兩個主題的幻想曲,其中一個主題是內容豐富而夢幻般的,另一個主題則有著活潑的節奏。陳其鋼在全曲里運用了兩段主題的不同形式的組合。
在這部樂曲里,可供陳其鋼使用的素材并不太多,兩段主題更多是在多次重復,而不是呈現新的變化,但是作曲家在聲音材質方面的深度(樂曲為弦樂、豎琴、鋼琴與打擊樂所作)以及在表達上的即時性使得聽眾可以很好地集中注意力。

Joshua Kosman, 《舊金山紀事報》(San Francisco Chronicle), 2016年

萬年歡

這部小號協奏曲繼承了梅西安的音樂語言并汲取了傳統京劇的元素。跨越東方思維與西方作曲方式,作品在貝色般閃爍的琴弦上展開,搖曳著在風中傳播,單簧管和小提琴配合小號獨奏,漸漸凝結,形成豐富的旋律。David Guerrier讓他的小號輕柔擺動,優雅中閃耀誘惑,直到最后的沖刺,顯示出他驚人的技藝。一位快樂的作曲家伴隨著許多掌聲在舞臺上輕輕向音樂家們揮手致意。

Werner KOPFMULLER, 《萊比錫民報》(Leipziger volkszeitung), 2018年6月5日

蝶戀花

《蝶戀花》是寫給題目中如花一般的女人的一首充滿感情色彩的情歌,這個女人應該是位情人:簡省的中文唱詞否定了被愛者是愛人的妻子。陳的創作體現了他對女性的感知,作品的九個樂段采用了富有波德萊爾色彩的題目,如:純潔、放蕩、歇斯底里和情欲。整個作品絕對令人沉醉。
作品使用了中國樂器 – 琵琶、二胡和古箏,兩位西方傳統的花腔女高音(Anu和Piia Komsi姐妹)與京劇女主角搭配,非凡的孟萌以纏綿的音色和微分音的悲啼營造出誘惑和不安。管弦樂的寫作使人回想到梅西安、德彪西和拉威爾,充滿了鎮靜和誘惑。

Tim Ashley,《衛報》(The Guardian),2015

五行

陳其鋼生于1951年,法國近代作曲家梅西安的愛徒。在1989-1999年間創作的《五行》,是一篇現代主義印象派散文:“水”中可聽到或潺潺或激越的流水;打擊樂和管樂在“木”中交談;閃電和聲音的光芒在“火”里交織;傳統的亞洲弦樂器隱約呈現出意料之外的縹緲感,在“土”中綻放;最后,聲音的撞擊和起伏不定描畫出“火”的恐懼之舞。
星期四晚12分鐘的演奏,音樂抓住了聽眾的注意力。

Scott Cantrell, 《達拉斯晨報》(The Dallas Morning News),2016

逝去的時光

...... 他(陳)的和聲處理令人印象深刻。卡布松似乎從地球深處汲取了聲音,刺耳的和聲和復雜的節奏、對自然的模仿和對中國傳統旋律的隱喻全都結合在絢爛的演奏中,不禁讓人渴望能夠聽到更多。

Stuart Isacoff, 《美國音樂評論》(Musical America), 2017

二黃

使用現代交響樂團和鋼琴創造出色彩豐富的傳統中國風格的聲音,陳(其鋼),一位備受尊重的生于上海的作曲家、梅西安的最后一個學生,巧妙地將傳統的京劇旋律和大自然的聲音交織在一起,構成一部他叫做“別有韻味的主題變奏曲”。

Christopher Halls, 《南華早報》(SCMP), 2017年12月
欧洲轮盘登陆